-篮球趣话灯光场

篮球趣话灯光场

在承德,说起迎水坝那个灯光场,50岁以上的人们都应该记得。 那是那个年代的篮球迷们趋之若鹜的地方。

七八十年代,乃至更早,人们的业余生活远远没有现在这么丰富。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互联网……看电影、看戏,要好几毛一张票,还得“走后门”买票。因此,“看球”就成了人们非常喜欢的一项活动。——当然,球赛得打的好看才行!那时,承德市的球赛都是在灯光场举行。

这个灯光场可有点“历史”:早在1956年,灯光场就有了雏形:在迎水坝的小树林里,一个用大青石块垒起来的看台圈,中间是三合土(沙子、白灰、黄土比例混合)砸成的篮球场,场地线是人提着装有白灰水的大水壶浇洒出来的。场地上面拉了四条电线,接上四排大灯泡——这就是承德市最早的且是唯一的灯光场了

“ 老行长”

不要小看这简陋的场地,这个球场里,走出来承德好几代篮球人!如果问起承德市上点岁数的篮球爱好者:“最早的篮球明星是谁?”他们会很骄傲的告诉你:“老行长啊!”“老行长”是谁?承德市50年代赫赫有名的篮球“鼻祖”——陈文玉。

(第三排中间者为陈文玉,好帅哟!)

50年代初,陈文玉任承德市少年业余体校校长。成立了承德篮球、排球男女队。

后来安排到承德银行系统任行长。

那时,承德的群众体育搞的风生水起,各个行业都有行业体协:

银行系统:银鹰队

公安系统:前卫队

铁路系统:前进队

邮电系统:鸿雁队……

身披6号战袍的陈行长带领着银鹰队在灯光场上打遍承德各队无敌手。并代表热河省队出战华北赛区,取得过骄人成绩。就连身高不足1·60的老行长的爱人也曾在灯光场上代表银鹰女队英姿飒爽的出战过,被人们羡慕的誉为“球场伉俪”。

此后的几十年里,满头乌发的陈行长变成了双鬓斑白的老行长。可他雄姿不减当年,经常下场小试身手,只要他的身影出现在灯光场上,立即赢得满场掌声!这你就知道在承德篮球迷心中,老行长几乎是篮球的化身……

(后排中间者为陈文玉老先生)

一场好球

当时光老人把老行长们这一代篮球人请到“板凳”上之后,我们这一代“板凳”队员开始驰骋在灯光场上了。——(“板凳”队员:即没资格上场,只能坐在场外板凳上等着,有被罚下的才能替补上去。)

70年代,取代了行业体协的各个系统篮球队纷纷亮相:地直队、市直队、银行队、机械局队、邮电队、铁路队、承钢队、矿机队……

每逢赛季,十几支男女篮球队在灯光场上杀的硝烟四起。那时人们对篮球赛的痴迷狂热丝毫不亚于现在的“追星”!尤其是若有当时的“当红球星”出场,“粉丝”们会早早就入场占领最佳位置,后来者则拥挤着坐满全场,最后连看台圈顶、过道、门边都是人。只能容纳四五百人的灯光场几乎被挤得水泄不通。为了比赛正常进行,经常不得已关起大门不再放人。第一场的女队打比赛时,哨声和擂门声叫喊声此起彼落,实在是承德篮球场上的独特风景!

(当年承德市篮球代表队)

看球的如此热情,打球的也以百分百精彩回报!

灯光场内,演绎出多少至今被球员和观众回忆起来仍热血沸腾津津乐道的“经典赛事”。

七二年夏天,河北男女篮二队来承德打观摩比赛。我市由市机械局男女篮——当时的“精英”球队迎战。女队的两个后卫分别是原八一女篮后调入河北女篮退役的沙场老将梅指导和科班出身的大吕、中锋是河北女篮退役队员身高1·80米的大赵、前锋则是我和李姐姐两个改行的跳高运动员。而河北女篮二队则是由全省各地选拔出来的优秀人才!

主裁判由国家一级裁判员李明来(呵呵,李裁是老行长的儿女亲家,人家全家都是“业内人士”)担任。这场球无疑代表着承德市最高水平,能不能拿得下,谁心里也没底……

准备会从下午2点开到6点,有着丰富赛场经验的梅指导邀请了有关教练、领队、裁判都来参加。排兵布阵、战术策略以及对方的优劣势都分析的详详细细。姐妹们撞击着拳头相互加油:“为了承德市的荣誉,拼了!”女队员们早早就到了场地,男队也坐在场下为我们“站脚助威”。进场练习时我看了看四周,呀!看台上挤的满满登登,连圈墙上都骑满了人,场外还传来因为挤不进来而打架开骂的声音……

心里那个紧张啊,三步上篮几乎都抓不住球。

开场哨声一响,奇怪,立刻就心无旁骛了,脑子里只有准备会时交代的任务:“快跑、上篮、得分!”对手也不是盖的,中锋同样1·80,两个前锋很灵活,后卫会控制还很能嚷。开场就打了两个阵地进攻!全场人的心不由得都提了起来。梅指导马上请求了暂停,一方面稳定军心,同时控制对方节奏,并教给大家也“使劲嚷!”接下来两个中投追成4:4平,对方又得分,我们再追上……

河北队不愧是专业队,突然改变战术全场盯人,我方有三个老队员体力明显跟不上,好!我们发挥我们的长项,梅指导指示:“加强一传,多打快攻!”几个长传下来,我和李姐姐两个前锋左右开弓频频得分!阵地战时,沙场老将梅指导和大赵配合默契,勾、转、抹、挑,很少失手。就这样,你投一个,我得2分,比分交替上升,最后三分钟时仍分不出胜负,双方都拼了全部力气全场紧逼,犯规频频不断。

终场锣响时,河北队胜我们一分,但李裁尖利的哨声同时响起:河北队前锋打手犯规,由我队后卫梅指导罚篮!

这时,整个灯光场鸦雀无声,观众们的心和队员们一样提到嗓子眼儿……场上双方9个队员都站在后场攥紧了满是汗的拳头,梅指导颠着她特有的小碎步站在罚球线后,第一罚,中了!全场叫好声一片,接着马上又安静下来,梅指导把手里的球拍拍拍……举手,投篮!球在篮筐上转转转,我蹲下来双手捂住眼不敢看……

突然,全场掌声雷动!赢了!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跳起来,全队队员们跑过来把梅指导扯来扯去(她很胖,扔不动啊!)。坐到板凳上才觉得心比腿累多了……

(当年市机械局女队部分队员,后排左二为作者)

好像老天注定让机械局男女队露一小脸,男队也是险胜一分。场上的艰苦程度比女队严重多了,对方平均身高1·90以上,中锋和后卫都是1·96!咱们的中锋大安虽然1·90,可瘦的风能吹倒,后卫大吹(以全市最能吹最会吹得此美名)许大哥仅仅1·76,1·85、以“慢半拍”著称的大力站二中锋位置,两个前锋小傅、大贵都是1·74。

就这个阵容打河北二队?咱们男队胜在聪明二字上:防守避短,打扩大联防;进攻多打阵地,后卫挂中锋,前锋灵活穿插,二中锋的“慢半拍”很有用:你跳起我下蹲,你落地我跳起,投篮皆中。比分一直没有落后。最后马上要结束时,对方领先2分,这时前锋小傅站在弧顶,手起、落网、笛响,三分算!又是领先一分!

比赛打完了。已经快11点了,全场观众久久不退场,掌声、叫好声、呐喊声响成一片。队员退场后,场外还有许多球迷围着我们鼓掌欢呼!——堪比现在的“粉丝、追星族”!

那个年代,许许多多的人在灯光场打过许许多多场球,给自己、给队友、给观众们带来许许多多快乐。

这么多年来,一直很怀念那个充满“争斗”与笑声的灯光场。其实,那不过是个大青石垒起的简陋球场,可偏偏就能给人们带来数不尽的快乐。许多人在工作之余或早起晨练都喜欢到这里来“打野球”——(非正规比赛,三个人一拨打半篮、打全场也是无裁判无时限),灯光场外的四个简易球场天天早晨和下午都满员。

那时,人们对业余娱乐真的没有如现在这么繁华奢侈,打场球出一身大汗,爽!吃饭都美气!

但必须得承认这些都是“过去时”了,滚滚的经济大潮一定要冲刷历史,青灰色的大石块们在挖掘机的轰鸣声中颓然倒塌,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的体育馆,继而又改造成大剧院。打野球的场地建成小热河游乐场。

这么多年来,这里成了演出、展销会的热闹场地,蹦蹦床、小赛车也着实吸引了孩子们的目光和脚步,室外乒乓球台和健身器材也为人们提供了锻炼的好机会。看着熙熙攘攘、欢声笑语的大人孩子们,很羡慕他们拥有今天的好时光。

但是,爱打篮球和爱看篮球的人们呢?他们到哪里去寻找当年的欢腾和呐喊呢?不能不说这是近年来许多篮球爱好者的一个迷惑。

那年暑假期间,经好几个朋友的要求,让我带她们的孩子学打篮球。我摩拳擦掌兴致勃勃的答应了(一想起篮球手就痒痒啊!)孩子们置办齐了服装、篮球,要上课了,我这个“冒牌教练”懵了:场地呢?琢磨了半宿,想起来某购物广场内有一个三面环楼的凹形场地,便组织孩子们在这里练习,没想到第二天就遭到保安人员的驱赶,理由是“怕碰坏玻璃”,没办法,只好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去央求,看在我苦口婆心的份上,这个小场地终于保住了。

我可一点没感觉“窝囊”,因为看到孩子们认真的跟着我练运球、传球、步法、技术,心里就无比高兴,仅仅一个月时间,几个孩子居然玩的像模像样了!

一次,我领着几个孩子和两个爸爸对打,运、传、带、站位、投篮……其中一个训练最刻苦认真的孩子博得在场所有家长的称赞!哈哈!俨然一支小队儿了!

暑假过去了,孩子们也都各自上学了。

我很怀念他们,怀念那个攒起来的小队儿,怀念那个费劲保住的“球场”,怀念那好多个喜欢篮球的大人孩子。

我总在想:如果还有那个每个人随时都能去的灯光场,孩子们一定会练的更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