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2举报「DOTA2的运营商被举报了玩家们却都在拍手叫好」

Dota2举报「DOTA2的运营商被举报了玩家们却都在拍手叫好」

前两天,知名的 DOTA2 主播@郑翔Zard- 在一次游戏直播后发了一条长微博,引发了巨大反响,让他的搜索热度一下子来到了第五位。

在这条微博里,他表示已经向工信部实名举报了 DOTA2 国内的运营商完美世界,理由是 “ 纵容赌博网站在游戏内宣传 ” ,为了这条微博能被重视起来,甚至还 at 了三个网络权威部门:工信部,网信办,共青团中央。

这一波举报让无数 DOTA2 玩家拍手叫好,直呼郑翔是 “ 郑道的光 ” ,那兴奋劲儿就和当年看漫画《 游戏王 》的时候主角召唤了三幻神一样( 他还真是这么做的 )。

为什么自己喜欢的游戏运营商被举报,玩家们却那么高兴?因为大家确实是苦博彩网站久矣。

事实上,Zard 对于 DOTA2 举报的理由并不是凭空捏造的,由于疫情的影响,DOTA2 的许多大型赛事都被取消了,随之导致的就是博彩网站的盘口变得非常稀少( 最近才有一个 DPC 联赛 )。

小比赛的人气有时候观看人数甚至还没大主播的单排高,因此一些博彩网站专门开设了针对主播的盘口供观众进行下注,包括但不限于 DOTA2 、英雄联盟、和平精英等热门游戏主播。

至于下注的选项,则是五花八门,包括胜负、游戏市场、击杀人数等等。

在这个界面里,我们可以看到 Zard 赫然在列,因为他也算是某鱼 DOTA2 区的头部主播了,博彩网站肯定不会放过他。

博彩网站会找一些高分玩家,让他们把 ID 改成网站的网址进行宣传,只要主播开播,这些玩家就会守着和主播一起排游戏,只要排到一起,不管是在主播方还是对面都可以拿钱,毕竟出现在直播画面里,就算一下子拿到了几万的曝光量,血赚。

观众看到直播里的这些个 ID ,自然会有人忍不住去搜索甚至下注,提高自己看直播的 “ 参与感 ” 。

这就导致了,不管是在直播,还是在看游戏内的 “ 首页局 ” ( 最高水平的对局,会被系统自动推荐到观战首页 ),玩家们总能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 ID ,有时候一局就有三四个,这些人被称为 “ 广告狗 ” 。

而且这些玩家自己也会去博彩网站下注本场比赛的输赢,这种 5V5 的游戏里,只要他们稍微放水就会让形势变成 4V6 甚至 3V7 ,操控比赛胜负轻而易举,因此他们也被观众们称为 “ 演员 ” ,让那些技术高超的主播都深感无力。

一开始 Zard 遇到这样的人也抗争过,可是却打不过这些高分玩家,之后遇到了这些 “ 广告狗 ” 他都会秒退游戏,可代价却是自己被系统处罚一段时间禁止玩游戏。

就像他说的一样 “ 明明是他们来恶心人,凭什么要我被处罚?” 。

至于另外一些高分主播甚至都被这些演员们恶心的只找熟人开黑( 5V5 自建房间 ),或者玩别的游戏。

可以说,不止是主播,连大部分无辜观众的观看体验都被破坏殆尽了,在 DOTA2 直播区居然看不到 DOTA2 的内容,这现实也太魔幻了。再这么下去,DOTA2 真的要亡了。

这也是 Zard 决定发这条微博的原因所在。

在此之前完美世界确实对于这种情况采取了一定的措施,比如通过检测 ID 来屏蔽这些网址的字符。

可是这些措施并没有取得很好的效果,演员们用 “ 火星文 ” 等方式轻松绕过了屏蔽,继续打着广告,除此之外,完美世界再也没有采取过像样的措施来打击这种行为。

直到这一次,Zard 终究还是忍不住了,抱着拉着 DOTA2 国服一起死的决心进行了举报,得到了许多 DOTA2 圈子网友、大 V 的转发。

XG指的就是郑翔▼

这件事情甚至一度火出了圈外,毕竟 DOTA2 虽然玩的人不多,但是知名度还是挺高的。

随着网上支持 Zard 的声浪越来越高,完美世界终于及时作出了回应。

在这个公告中,完美世界开通了一个给玩家们的 “ 举报渠道 ” ,并且详细说明了举报格式和举报方式,充满了求生欲。

这个公告之后,DOTA2 官方微博也公示了两批被封号的名单,对这些账号进行了为期 12 个月的封禁。

虽说完美世界对此事的回应已经算是相当迅速,并且带来的效果也不错,第二天首页局基本已经见不到广告的身影了,Zard 也选择了隐藏之前的微博。

但是在 DOTA2 官方微博底下的网友评论却还是不甚满意,包括对于 “ 迟来的正义 ” 的失望以及封禁力度过轻等问题的探讨。

而最能代表大部分玩家心声的,大概就是这一句 “ 官方不干正事 ” 了。

看看隔壁腾讯,同一天深夜发的公告,同样是整治非法网站宣传等问题,一天就封禁了 8 万多个账号,并且都是封禁 10 年的严厉处罚。

虽说一次被封禁这么多账号和《 英雄联盟 》玩家人数众多有着直接关系,但是从处罚力度上也可以看出官方对待此类事情的态度差别。

老玩家都知道,DOTA2 的两个运营商一个是国外的 Valve 一个是国内的完美世界,都是出了名的不干事。

Valve 的 DOTA2 部门一直被戏称为度假社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你永远也不知道这些员工上班时是在干嘛,你甚至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在上班。

他们老板 G 胖,从去年疫情在新西兰被隔离后,就没回过美国,楞是度了一年假,还顺带去申请了一波新西兰居留权,想来度假也算是公司传统艺能了。

再回头看看 DOTA2 每年除了三四个官方的比赛,能有几次活动?国服到现在多少年了,你见过几次宣传?

对比《 英雄联盟 》铺天盖地的宣传和稳定的联赛机制,DOTA2 玩家们眼里自然是常含泪水了。

可是官方对此基本上都是 “ 你继续骂,我随意 ” 的态度,反正这游戏再怎么也死不了。

这样的态度持续了那么多年,甚至让热爱 DOTA2 的玩家们都已经变得 “ 佛系 ” 了起来,不再对完美世界或者 Valve 有任何期待。

DOTA2最出名的个人资讯微博 HOHO 哥▼

直到 Zard 的举报出现,这个 “ 罪名 ” 外加几个权威部门的重视,直接让 DOTA2 国服停服也不是不可能,所以官方的反应才会如此迅速。

Zard 会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可能给 DOTA2 带来什么样的结局吗?他很清楚,所以他在微博里也说了,巴不得国服停服整改。

Zard 难道不热爱这个游戏吗?两万多小时,每天十几场的游戏又有几个玩家能做到?面对在线人数不断减少、环境愈发恶劣的 DOTA2 ,深爱它的玩家居然只能通过这种 “ 玉石俱焚 ” 的方式才能得到官方的快速回应,这还真是讽刺。

从未知道

老师厌恶他,因为它让学生沉迷;家长厌恶它,因为耽误孩子学习;有些人厌恶他,因为它不该存在于世。从未有人知道过这些事,但我要说,它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游戏的那些事。

勇敢的心——讲述在二战时期,一个大概四五十岁的人,他的儿子被强行征兵去,为了找回儿子,他也加入了兵队,在一路上,不知死伤了多少的人,但那万恶的长官总是躲在后面,并不断叫着冲锋,在长官眼里似乎他们都不是人,在见证了一个又一个昔日的队友倒在战场之中,和长官那可恶的话语,中午他下定决心杀死了长官,拯救了他们,而他那个中年人,被送上军事法庭,并判枪毙,在最后一刻他想到的是他的儿子一家……

守望先锋——《英雄不朽吴宏宇》吴宏宇在2016年5月23日,因追捕盗窃摩托车的违法犯罪嫌疑人牺牲,年仅20岁。吴宏宇生前最后几条聊天记录和朋友圈显示,他非常期待游戏《守望先锋》的开服。他在生前写的最后一条朋友圈说:“有没有人等《守望先锋》的明天开服?”而他却不幸牺牲在了5月23日,也就是《守望先锋》开服前的前一天。所以暴雪将因见义勇为牺牲的大学生吴宏宇收录入《守望先锋》。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认为这是游戏公司的炒作,也有人认为不值得为了追捕一名偷盗摩托车的小偷而失去自己的性命。而正如《守望先锋》宣传语:“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英雄!”

DNF——梦中的白毛笔。曾经有一个叫丸子的女玩家,她是一个充满了正能量的花季少女,从她的帖子中无论是话语还是表情,都是散发着软萌软萌的气息,然而谁能想到,当她忍受了三年的胃不舒服,到医院检查后,竟然患上了晚期胃癌,为何命运非要残酷的带走美好的事物呢!每天满pl深渊直播贴,没有人骂人,也没有喷子,每一天小伙伴都由衷的希望她能爆出白毛笔但是,可惜的是知道离世那天,她依旧没有刷到梦中的那支白毛笔,从此永远的沉睡下去了。后来她贴吧里的朋友用她的号做出了白毛笔,希望那边的她能够开心。而她的另一个心愿,火影完结那天,她依旧没有等到,但是据好友说,她当初猜测的结局竟与完结结局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最讽刺的是,在她走后第二年的同月,她的心愿相继达成。火影完结:2014年11月10日;白毛笔可以通过领主之塔做出来:2014年11月21日。可以说是相当梦幻。事情很轰动,玩家们纷纷要求希望DNF官方做出一个魔法师拿着白毛笔的NPC形象来纪念这名玩家,但官方却没有丝毫动静,引得当时无数玩家投诉客服,贴吧爆炸,但一切终将随着时间流逝,丸子与白毛笔至今仍然是魔道吧的一个痛。而在现在游戏环境充斥着谩骂,攀比,氪金,讽刺的时候,但有些人依旧用着他们雪人萝莉表情包互相调侃、站街。仿佛还保留着这个游戏最初的模样~

《魔兽世界》—因为爱,我们相聚在这个游戏。魔兽世界里发生过有太多让人感动的故事,暴雪把其中的一些故事做到游戏中,让他们成为游戏的一部分,永存于游戏之中,有个玩家叫Dak Krause,是一名年仅28岁的暗夜精灵女猎人,她因患慢性白血病不幸去世。暴雪在得知他的经历后将其变成了游戏中的一位名为“凯莉·达克”的NPC,并且通过小女孩Alicia给他写的诗,传达了对他的致意。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我不在那里,我没有长眠。

我是凛冽的寒风

掠过诺森德的雪原。

我是温柔的春雨

滋润着西部荒野的麦田。

我是清幽的黎明

弥漫在荆棘谷的林间。

我是雄浑的鼓声

飞越纳格兰的云端。

我是温暖的群星

点缀达纳苏斯的夜晚。

我是高歌的飞鸟

留存于美好的人间。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

合金装备5:幻痛——生日。当你玩这款游戏时,他会让你填写生日之类的,当时你会觉得没什么填了就填了,当时间来到你填写的生日日期时,你会接到了个任务,让你赶紧回到你的基地,当你来到基地,会发现空无一人,这是你会觉得不妙,但是下一秒所有人唱着生日歌推着蛋糕从基地走出来,人间自有真情在,游戏也有感情,做游戏的人更有感情。

旺达与巨像——旺达与巨像讲诉的是一名年轻人为了拯救自己心爱的姑娘而去挑战巨像。在游戏中,我们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弱小,第一次见到了巨像的伟岸,那些宛如孤山的巨像似乎一根手指都能将主角捏碎。但是主角为了拯救自己的爱人却还是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征程。主角没击败一个巨像便会受到邪恶的腐蚀,当邪恶的腐蚀达到极限的时候主角便是死亡。主角依次击败了巨像,在击倒最后一个巨像的时候主角身体已经被邪恶完全腐蚀。主角倒在了地上,死去之时他看见了自己的爱人活了过来。

深海迷航——这款游戏上线于2014年,该游戏一上线就获得了玩家们的喜爱 ,可是这款游戏在当时没有汉化!!!复杂的英文使得国内玩家的游戏过程万分艰难,对于英语不好的玩家更是寸步难行!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名叫做“吃喝不愁的live”的汉化作者站了出来,给了这款游戏第一个中文名字《美丽水世界》。在没有任何资金补偿,没有报酬的情况下,他翻译了数万字的游戏文本并制造攻略给玩家。

但最令玩家们不希望出现的悲剧发生了。

2017年3月15日,吃喝不愁的live因为癌症晚期去世了,住院期间,他仍然坚持更新汉化补丁,为了纪念吃喝不愁的live,游戏官方在游戏里添加了一个道具“普适性翻译设备”用来致敬“吃喝不愁的live”

在冰冷刺骨的深海之下,仍有无私人们筑起的热光!

DNF——身残志坚。小八的真名叫刘竑宇来自黑龙江齐齐哈尔,游戏里的ID"八神,魔"他是一个瘫痪在床但是身残志坚,还依旧热爱着DNF中的PK玩法,天生的肌肉萎缩,应该是跟霍金的那个病一样,渐冻症。绝症,但是他用他不屈于乐观的精神打动了大部分的玩家。最初接触DNF的时候小八玩的不是很顺利,而按键改的也不够合理。最开始他选择了比较容易操作的召唤师职业,通过练手又不断调整键位后渐渐熟悉了操作,于是就玩了个男街霸。然而众所周知,男街霸在后来的版本中不如其他职业有优势,于是小八又玩了一阵子红眼。最后,他在F1天王赛上他看到了金昌秀的男气功角色,觉得这个职业意外的很适合他,从此就转玩男气功了。小八的极限战斗力就是1300多分,键位来来回回改了三年,但超越极限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实际上,他在真正玩的时候只有两根手指能动,食指、大拇指按技能,小拇指卷曲压移动按键。

魔兽世界——10 岁男孩的愿望。2006 年,年仅 10 岁的魔兽玩家 “ 埃兹拉 · 查特顿 “ 被查出患有恶性脑肿瘤,诊断的结果并不乐观。躺在医院的埃兹拉有一个愿望,他希望还能玩魔兽世界。暴雪知道了埃兹拉的愿望后,送给了他非比寻常的一天。暴雪邀请埃兹拉参观暴雪总部,他和副总裁 “Jeff Kaplan“ 一起花了一天时间设计了一把新的武器(一把史诗级弩)、一位 NPC(阿哈布 · 麦蹄)和一些任务。此外,得到暴雪的统同意,埃兹拉还把爱犬凯尔加入了他设计的一个任务中。不仅参与设计,埃兹拉还去了录音棚,为新的 NPC 录制了自己独有的配音。最后,暴雪把他的角色直接提升到了 70 级,给了他游戏中当时最好的装备和大量的金钱,他还临时得到了 GM 的权限。很遗憾,埃兹拉抵不住病魔的侵袭,坚持了一年多后去世。但暴雪给他那一天Dak Krause 是美服魔兽世界的老玩家,他的游戏名字叫:凯莉 · 达克。达克在游戏中乐于助人 , 在整个服务器中都享有很高的声誉。2007 年 8 月 22 日,年仅 28 岁的达克因患慢性白血病去世。玩家为达克举行盛大的葬礼和告别仪式,人群在暴风城英雄谷集结,一路游行至暴风城花园区,并按照美式习俗鸣放了 21 响礼炮。暴雪知道后,在 WOW 的 2.3 版本里,按照达克生前角色暗夜精灵猎人 Caylee 设计的 NPC 出现在了沙塔斯城,并且透过小女孩 Alicia 给她写的诗,传达了暴雪对他的小小致意。

魔兽世界——纪念员工。在贫瘠之地十字路口的西北处 在一个小山包的地方,叫战士之魂神殿2004 年 3 月 18 日星期四,年仅 19 岁暴雪员工 “Michel Koiter“ 在荷兰鹿特丹因心脏衰竭去世。暴雪娱乐对这位年轻的员工的去世感到惋惜,在《魔兽世界》还正在测试时,制作小组把他以兽人的形象设计在《魔兽世界》里,希望大家铭记他对暴雪的贡献。

人间自有真情,游戏有,做游戏的更有。

魔兽世界——欧文的许愿井。欧文的许愿井的位置在翡翠林,很多玩家经过这里,但不清楚这口井的由来,也不知道这位欧文是何许人也。其实,欧文是一位患绝症去世的魔兽玩家。在 2010 年,年仅 14 岁的欧文被确诊患上骨肉瘤。他在 2012 年 2 月借助愿望成真基金会(Make a Wish,为重病儿童达成心愿),得以去暴雪公司游览。之后,暴雪特地为他在游戏里制作了这口 “ 欧文的许愿井 “,希望他勇敢的和病魔做斗争。但遗憾的是 欧文在 2012 年 4 月去世,只有 16 岁。

英雄联盟——贾克斯百夫长。故事发生在7年前的拳头总部,在2012年的时候美国一位身患恶性肿瘤的17岁男孩joe在某一天造访到了拳头游戏公司。而在这次造访中他说他最喜欢的一个英雄就是武器大师贾克斯。而拳头公司得知joe的事迹后为了能满足他的小愿望,不仅邀请他参观拳头公司同时还决定将贾克斯百夫长的皮肤半价出售,而且皮肤售出的所有收入都将捐给健康基金,用来资助更多的像joe这样的孩子。然而joe最终还是离开了人世间,所以为了纪念joe拳头游戏公司特意的为贾克斯的百夫长皮肤增加了一个临时的台词,那就是Here’s to you,kid。而这里的翻译应该是孩子,这是给你的礼物。

魔剑——CN远征军。早些年国内有一款名为《魔剑》的网络游戏,该游戏里有着残酷的战争,一切秩序都需要玩家之间自觉维护发展实力,才能赢得尊重,因此迫使很多玩家自己组成体制详备的公会。不过,因为种种原因这款游戏的国服关闭了,在国服的玩家纷纷转战香港、韩服。值得关注的是,去到国外服务器的那些国内玩家,几乎都在自己ID后加上代表中国的“CN”两字。

在国外服务器玩游戏的多数玩家,在遭到异族的打压时通常都会不自觉地感到:我现在身处的虚拟世界,其实已经不是自己的故乡。这时的他们心中的爱国主义和荣誉感都会自觉地高涨。面对魔剑亚服和韩服等不良国外玩家的挑衅和攻击,CN们没有谩骂,而是团结勇敢地用实力说话,在困难的条件下迅速成长为强大的不可侵犯的力量,抗击那些不友善的玩家。

《提督的决断》事件—— 1989年韩国立考入日本koei株式会社有限公司,此后先后担任日本koei株式会社有限公司美术研究员,后回国担任天津光荣软件有限公司美术部长。本打算在光荣干上一辈子的韩国立老师,没想到却在96年遭受了很大的打击。1996年6月夏天,“提督的决断”事件震动中国。日本光荣公司开发的一款名为《提督的决断》的策略游戏,赤裸裸地宣传了日本军国主义,歪曲日本侵华历史。 

这款游戏以世界二战为背景,由日本光荣公司设计出品,并严重含有辱华成分,损害了中国形象、鼓吹日本军国主义。以韩国立、梁广明为代表的天津光荣公司的中国员工在发现这一点之后,联名发出强烈抗议,但光荣本部的部分研发人员仍一意孤行,执意制作内容有损中国人形象的《提督的决断》,历史岂能游戏,凡是有良知的中国人是不能接受的。然而最先提出抗议的四位中国员工被开除的消息传出,更是引起了整个公司员工的集体抗议,身为美术部长的韩国立也因此率领其团队愤然辞职。

日本国旗事件 万名玩家爱国游行——06年某西游回合制游戏中一个名为“建邺城衙门”的专区玩家爆满,骂声不断。原来这座唐代“衙门”里竟出现了貌似太阳旗的背景。从上面的游戏截图上可以看到,“衙门”正中一面白色屏风的背景上,赫然出现了一轮红日,周围还散发着光芒,酷似太阳旗。

第二天此事在网上得以迅速传播,全国近万名游戏玩家都在网上表达了不满或愤怒的情绪,在名为“颐和园”的专区内看到,里面密密麻麻地挤满了对此颇为不满的玩家的ID。“在大唐衙门里挂上太阳旗,分明是一种挑衅与污辱!”玩家曾先生愤愤不平地说。另一名玩家卢女士则难掩失望地说:“虽然网络游戏的角色都是虚拟的,但我们的感情却是真实的,这件事深深地刺伤了我们的感情,让我们无法接受。”

对此,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夏学銮教授说,国旗不是普通商品,是一个主权国家的象征;将一个主权国家的国旗悬挂在另一个主权国家政府的象征地是一种公然的挑衅。夏教授表示,该游戏的决策运行部门应该考虑到游戏的社会意义,而非简单的商业价值。在游戏娱乐大众的同时,应该寓教于乐,引导大家作出正确的价值判断。

熊猫回国记 魔兽争霸熊猫英雄趣谈——《魔兽争霸:冰封王座》发售的时候,暴雪的工作人员因为喜好熊猫的关系,在游戏里加入了熊猫这个中立英雄,但是其一开始的服装和装备彻头彻底成了一个来自于日本的熊猫,当时很多中国的玩家发了很多的意见给暴雪,暴雪在经过考察之后承认了这个错误是不了解所致,于是尽快的更改了熊猫的形象,于是就成了现在那只充满中国风的酒鬼熊猫英雄了。

在很多人眼中游戏只是一种休闲方式,玩游戏并无必要上升到爱国的高度,但至少从笔者的立场来看,游戏中发生的事不仅仅是玩乐,在游戏中,国人也有一种精神,一种信仰,年轻人随规而圆,随矩而方,我们玩家应该在游戏中学会一些谦卑和忠诚乃至正义的概念,每个玩家学会一份对社会贡献的责任感。又或者我们能够让每个人感受一种共同的信念,若真能如此,那么可以说无论如何身处游戏内外,我们都是无惧任何国家的民族。我们都可以用心震撼地喊出:“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DOTA2——让善意的谎言变成现实。有一位小女孩的父亲病故了,家人骗她说父亲出远门。小女孩越来越思念父亲,就想要一只兔子玩偶,因为以前父亲玩游戏的时候里面就有那只兔子。小孩要的那只兔子其实就是《DOTA2》里的神兔信使,家人发现网上买不到同款的,于是发微博求助问哪里能买到这只兔子。很快DOTA玩家就注意到了这条信息,有人建议大家众筹找厂家订制,还有一位手巧的妹子网友连夜捏了一只兔子来。知名游戏人hoho哥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就联系原作者求授权制作这样一个玩偶,原作者爽快的答应了受权同时预祝小女孩茁壮成长。事情引起了中国DOTA2代理商的注意,官方接手玩偶的制作任务,最终在一个月后神兔信使玩偶带着一张载满祝福卡片送到了小孩的手中。

魔兽世界——孩子的魔兽梦。加利福尼亚有一对父子,俩人都喜欢《魔兽世界》,儿子Ezra Chatterton有个梦想:长大了想进入暴雪,在《魔兽世界》里设计一个角色。然而命运却连尝试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他患上了脑癌,他的时间所剩无几了。在暴雪得知后立刻安排他到公司参观,同时邀请他参与设计了残酷角斗士的凤凰之弩以及NPC阿哈布·麦蹄,此外还设计了一个以他的小狗为原型的寻找小狗的任务。后来暴雪还以他的名字为灵感,为他设计出了凤凰坐骑。在孩子去世以后,雷霆崖的长者也被命名为伊萨·麦蹄长者(Elder Ezra Wheathoof)。让被上帝带走的孩子用游戏的方式留在他最爱的世界里。

剑网三——65个小时筹62万善款。去年8月22日14级台风“天鸽”席卷珠海造成严重损失,《剑网三》把原本八周年纪念活动改为爱心募捐活动,在游戏商城内上架了1元特效道具“祈愿”白烛和“祝福”红烛,销售所得全部用于灾后重建。在广大剑网三侠义玩家的支持下,这次爱心活动只用65个小时就筹得62万的善款。剑网三那60多万捐款就用在了供电受损的白蕉镇上,分批购置了10000多支的电线杆,变压器,电线等其他供电设备,从而帮助白蕉镇尽快恢复供电,把损失降到最低。剑网三的这次善举不但获得了广大游戏玩家的支持,还上了报纸新闻。许多参与募捐的玩家们感慨万分,因为这次西山居举办的爱心慈善活动给他们带来的参与感和成就感是无可比拟的。

魔兽世界——勇气传说。暴雪也曾以任务线的方式,纪念员工。勇气传说便是玩家的一个任务,玩家们需要帮助感染瘟疫的勇士布雷登布莱恩,寻求雷姆洛斯、阿莱克斯塔萨以及阿达尔的帮助,以清除这位勇士身体的瘟疫,虽然瘟疫没能彻底清楚,但在战士死去前,阿达尔来到他身边祈祷,让他没有因为瘟疫感染成亡灵天灾。

这位勇士的名字,是由暴雪一名员工Rob Bridenbecker和他弟弟的名字组成的。瘟疫无法清除的故事情节,映射的是设计师弟弟不幸因癌症死亡的现实。弟弟死后,父母非常难过,他写了一封信给他们设计小组。于是故事设计师就为他弟弟设计了一串满含善意、帮助与祈祷的任务:勇士不会成为天灾。勇敢的北伐军战士布雷登布莱德,在破碎前线的一场战斗里英勇作战,并在成堆的尸体里救出了多名战友。做完这些却独自离开了部队。他知道自己已被感染,为了不把瘟疫传给其它人,他选择了孤独的死去。

“我并不惧怕死亡本身,但是一想到要沦为叛徒阿尔萨斯的仆从,我就感到无比厌恶。”这位勇敢的战士得到了所有玩家的帮助,和神的祈祷。

阿斯龙的召唤——17年老人。从1999年开始,一位老爷爷就已经在玩《阿斯龙的召唤》了,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玩,但在去年的12月,这款游戏却宣布将在2017年1月31日关闭他们的服务器。她的孙女为这位老爷爷录制了一段视频上传到了YouTube上去,名字就叫做“我的爷爷和他的《阿斯龙的召唤》”,并且表示她为了她爷爷将会失去这样一款陪伴他已久的游戏而难过,就像很多网游一样,对玩家来说这不仅仅是一款游戏,更是一个社交平台,可以和他人有着紧密的联系。在游戏中,还能经历婚礼、葬礼,她爷爷操作的角色也参加过这些活动,如今游戏却要关掉了,真是太令人心碎了。

魔兽世界——我要陪你走完最后的路。她是一名牧师。从公测开始,她就有一个圣骑士伙伴。他陪着她练级,陪着她下本,陪着她打战场。形影不离的两个人,属于两个人的快乐。爱情,一直在悄无生息的滋长着,只是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她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他:“我在医院上班。”她感到狐独了,和男友分手后,她才在自己的内心中,发现他一直占据着内心的重要位置。她打电话给他,我们见面吧。他挂断了电话后,将她的电话删了。游戏中,他再也没有出现过。三个月后,她见到了他的好友。在游戏中,好友告诉她,他患有白血病。在医院接受治疗。他不想耽误她。听完这个消息,她泪如雨下。她打车去了医院,并带去了21朵玫瑰花。她对他说,“我们结婚吧。我要陪你走完最后的路!”

魔兽世界——你没有离开,只是掉线!月之残骸,一个战士。他在语音里大喊,“看我今天给大家来个表演,我要用武器战,坦伊利丹!”“咱别玩花的……”战士冲锋!然后,卡屏,掉线!“又玩这套。DKP要扣分到零。”团长习惯了月之残骸的不着调儿,戏谑道。“唉,我们这儿怎么天摇地动的?”大地震发生了!团长想到月之残骸是发生地震的中心区,拿出电话,不停地拔打他的手机。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月之残骸失联!后来,月之残骸的母亲登陆了他的魔兽账号,告诉大家,他走了!所有公会里的人,痛哭!所有的魔兽兄弟们,你们没有离去,只是掉线了!我们还在等着你们征战魔兽世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魔兽世界——最后的国王护卫者。当部落军团一路势如破竹地杀到铁炉堡国王的王座时,Plapla已站在国王的身前,一位名为“Plapla”的联盟圣骑士玩家手持一把名为“国王护卫者”的剑,顶着头上意味着成为靶子的标记,面对前方数十倍于自己的对手,喊出了《指环王》中甘道夫一人独对炎魔时的那句经典台词:“You shall not be passed!”

  最后,部落的此次屠城并没有成功,主角Plapla所在的洛萨服务器阵营比例,对于联盟来说已是鬼服,并且此次的屠城组织者乃是在国服久负盛名的星辰公会,即使是部落的勇士,也被Plapla的勇气和RPG精神所感动,事后,服务器的人都称Plapla为国王护卫者。

一个故事——两年前我打游戏,已方两个挂机,我朋友崩了,投了吧,adc说他癌症晚期,这可能是他打的最后一把游戏,想赢,后来没投,我朋友疯狂补兵,可还是输了,打完我们三个加了好友,再打了一把,打到一半,adc掉线了,两年了,他再也没有上过一次线,我想告诉你,最后那把,我们赢了。
最后一个故事——有一位少年,在他四岁的时候,他的父亲送给他了一台Xbox,他们一起在里面玩各种游戏,留下了许许多多快乐的回忆。但是六岁那一年,少年的父亲去世了,至此之后,他再也没有碰过那台Xbox,而那台游戏机也被他整整封存了10年。有一天,他开启了这台尘封的游戏机,开启了那段尘封的记忆。令他惊喜的是,他发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事情。当年他曾与父亲一起玩过一款赛车游戏《越野挑战赛》(Rally Sports Challenge),如今再进入这款游戏时他发现了一个“幽灵”,而这个“幽灵”正是已故多年的父亲。原来根据这款游戏的设定,最快纪录保持者会将以“幽灵车手”的形态出现在赛道中,直到纪录被打破,而他的父亲就是游戏中最佳纪录的保持者。于是,他开始重玩这个游戏,一遍又一遍,一天又一天,直到他与父亲越来越近。终于有一天,他超越了他的父亲。在即将冲线的时候,他却在终点前停了下来,因为他不愿意打破父亲的记录,不愿意让父亲最后的身影在游戏中消失。

为什么要厌恶他呢?厌恶的应该是玩的人,而不是因该厌恶他。每一个玩过的都会承载一段故事,人会变化,人会发展,那他呢?他也一样会发展,不变的是本心。

不要误解,要理解。(太难写了,弄了一天,从早上7点到现在)

谁知道dota2TT的微博,qq或者YY!!!跪求

QueenTT (@mangotongtong1017)
刘桐,昵称TT,Dota2解说,视频作者,完美世界官方英雄教学系列视频配音及作者,GTL2013全国高校联赛特邀女主持、解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