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他为了报仇斩杀无数强者与天玄宗敌对成人们心中英雄

小说他为了报仇斩杀无数强者与天玄宗敌对成人们心中英雄

入了老龙城,苏寒径直来到了码头,花费了十枚中品灵石,买了一张前往帝都的船票。

一艘巨大的云船,停靠在码头处,船帆上,挂着一面云纹旗,迎风招展。

那云纹旗乃是云仙居的旗号。

云仙居,整个大秦帝国的第一商号,其旗下产业众多,覆盖整个大秦帝国,涉猎也是极广,如丹药、武器、矿业、运输等等。

也是如此,云仙居可是真正的富可敌国,在大秦帝国中极负盛名,甚至于,不输天玄宗、玉书学院。

只不过,云仙居一直在帝都中持中立态度,不掺杂任何帮派势力之间的争斗,所以,它很多时候在帝都各大帮派势力中,偶尔也会名声不显。

关于云仙居,很少有人能够真正知道它的来历以及它背后的掌舵者。

坊间传闻,云仙居乃是当今圣上所创,但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却是极少有人知道。

云船很大,宛若一座巍峨庞大的宫殿,拥有着足足上千个房间。

有的房间极为奢华,入住其中花费的灵石也是数量极多。

苏寒花费的十枚中品灵石,所住的房间只能算下等,房间面积不大,陈设也极为简单,但胜在干净整洁。

到了帝都,许多地方都需要用到灵石,而现在苏寒并不是很富裕,所以,他是能省则省,不可能花费大价钱去住那上等的奢华套房。

一入住房间,苏寒就是利用一些灵液泡了一桶水,脱去身上已经结痂的血衣,整个人跃入那桶中,任由水桶中的灵液,一点点顺着他全身的毛细孔不断渗入他体内,修复着他那破损的经脉以及骨骼。

诸一飞给他留下的创伤极为严重,单靠一开始服用的疗伤丹并不能真正的帮助苏寒彻底痊愈。

而要想痊愈,他就必须每天浸泡这特殊灵液。

泡在桶中,灵液入体,暖暖的,让人很是舒服,令苏寒整个人紧绷的心弦都是舒缓了很多。

很累!

苏寒他真的很累,先是诸一飞的出现,给予他重创,差点让他命丧当场。

接着就是天玄宗二长老的出现,直接让苏寒整个人心弦都是绷得紧紧的。

别看他在天玄宗二长老面前,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实际上,他内心早已是慌乱如麻,却还不得不强自镇定。

苏寒清楚,面对天玄宗二长老那等超然存在,自己的呼吸、心跳以及些微的情绪变化都逃不过对方敏锐的察觉!

而要想在那等强者面前活下去,他只有强装镇定,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倘若呼吸、心跳以及情绪有任何一处因为自己的慌乱紧张而有些许变化,那天玄宗二长老都会察觉,从而发现自己不过就是一头纸老虎,背后其实根本没什么强者守护!

好在,苏寒混过去了。

当然,他能混过去,还是天玄宗二长老那活了上百年的存在,人老成精,太过精明、多虑。

像他们那种人,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他们往往极为谨慎小心,脑子里能够想出很多应对之法,也往往能考虑到很多不好的结果。

而这一次,天玄宗败就败在他们太多虑也太过精明,认定了苏寒能走到这一步,背后铁定有超然的强者守护。

如果他们之中,但凡有一个人是个做事不计后果的愣头青,不管苏寒背后到底有着何等强者守护,也誓要将苏寒灭杀。

那么,天玄宗与苏寒之间的事儿,就算彻底完结了!

所以,经过这件事儿,让苏寒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时候,人太过精明,不见得是好事儿,聪明反被聪明误!

“看来,有些时候,当个做事不计后果的愣头青,也并非是坏事!”

一想到天玄宗二长老被自己给唬走了,苏寒心中忍不住一阵痛快,嘴角也是扬起一抹笑意。

今天,多亏他这不计后果的愣头青性格,表现的极度有恃无恐,彻底唬住了天玄宗二长老,方才能够捡回一条命。

不然,苏寒他现在就是老龙城外的一具尸体。

自言自语着,苏寒便是沉沉睡去。

云船起飞了,开始前往帝都。

帝都距离老龙城很远,饶是以云船的飞行速度也要花费足足数天左右的时间。

而趁着云船飞行的这段时间,苏寒就一直深居简出,一边修炼,一边疗伤。

帝都,天玄宗,一座牢狱之中,余悦惨遭一条条雷鞭的疯狂抽打,不断发出阵阵惨嚎声,浑身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看上去极为恐怖。

许久,雷鞭散去,牢狱大门打开,一名天玄宗弟子缓缓走了进来,他看了眼余悦,恭敬一礼。

“诸师兄呢?”

余悦问道。

平日,这个时候,一般都是诸一飞来看她,但今天没有。

“余师姐,诸师兄死了!”

这名天玄宗弟子回应。

轰~

余悦整个人顿时呆滞,如遭雷击,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谁杀的?”

她语气冰冷,表情平静没有任何变化,看不出喜怒哀乐。

“苏寒。”

“好了,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余悦说道。

那天玄宗弟子退去,牢狱中,又是一条条雷鞭疯狂抽打着余悦,然而,这一次余悦却是仿若未觉,唯有一双眸子,充满了冰冷狠戾的杀意与恨意。

九天上,一艘云船飞行了足足三天三夜,然后,在大秦帝国边境的一座小城靠岸。

这一座小城名为云霜城,因小城常年大雪纷飞,街道房屋一年四季皆是结满了冰凌,城中更是终年寒气萦绕,看上去如处云雾之中,故名云霜城。

云霜城,乃大秦边境的一座关隘,位于大秦以及大唐帝国的接壤地带,城中,驻扎着数千大秦铁骑,守卫着这座小城,谨防大唐骑兵的侵犯。

除此外,整座小城也生活着数万平头老百姓。

此次,云船停靠在此,据说,乃是因为补给物资。

不过,到底什么原因,没人说的清楚。

“诸位,我船将停靠云霜城半日,需要补充一下物资。

这半日的时间,诸位贵客可下船,自行在云霜城赏玩一番,品一品这云霜城独特的风土人情以及特色佳肴。

半日后,我等再启程,还望诸位贵客见谅。”

甲板上,一名云船老管事朗声道。

他声如洪钟,以至于整个云船上的旅客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见云船将要在云霜城停靠半日,船上,不少旅客三五成群的一路下船,进入了云霜城,打算好好赏玩一番,看看这银装素裹的风雪世界。

伤势痊愈的苏寒,也是一路下了船,打算出去透透气,放松一下身心,顺便在云霜城找一家饭店,好好的吃一顿。

只因,这三天来,云船上的伙食,让他觉得极度乏味,不够打牙祭。

云霜城,风雪很大,饶是大白天也会飘着鹅毛大雪,街上,略显拥挤的人群,许多路人都是穿着厚厚的棉衣或者狐裘御寒。

极少数人,如苏寒这般因为修为精深的缘故,故而,纵使穿着单薄的衣裳走在风雪天中也不觉得有丝毫寒冷。

“打死她!打死她!”

路过一处街道,苏寒陡然见到有不少云霜城的百姓正里三圈外三圈的围作一团,其中,隐隐传来不少人的愤懑声。

好奇之下,苏寒缓步上前,挤开人群,见到一名衣衫单薄的小女孩儿,正惨遭好几名中年男子的毒打。

那小女孩儿约摸四五岁的样子,浑身脏兮兮的,身上裸露的皮肤,青一块紫一块,不少地方更是因为承受不住风寒而烂疮溃脓。

她蜷缩在地上,双手死死护着脑袋,无助又可怜的求饶道:“别……别打我了,求求……你们,不要打圆圆了!”

然而,那些对她拳打脚踢的中年壮汉却是根本不管不顾,依旧冲着那小女孩儿猛踹,四周,不少围观的云霜城百姓们也是一个个双臂环胸,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全然不曾想过替那小女孩儿求情。

一些人更是嘴角带着讥诮之色,完全就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苏寒脸色顿时一沉,二话不说,上前就是一脚踹翻了一名正准备殴打那小女孩儿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摔了个狗吃屎,一头埋进了一处雪堆中,叫苦不迭。

眼见着有人竟敢阻扰,那些纷纷冲小女孩儿动手的中年男子,一个个怒视向苏寒,皆是带着不善之色。

四周,所有围观的云霜城百姓,也都看向苏寒,神色略显冰冷。

对此,苏寒根本不理会,将那小女孩儿抱在怀中,环视一圈,寒声道:“几个大男人,当众殴打一个小娃娃,要脸么?”

“你知道什么!她是唐国的孽种!打死她,那是她活该!”

一名中年男子沉声怒道。

“对,唐国的孽种,该死!打死她!打死她!”

四周,围观的路人们,也有许多人群情激愤。

唐国,就是大唐帝国,乃是青州境内与大秦帝国齐名的五大帝国之一,传承上千年,底蕴雄厚,不输大秦多少。

大唐与大秦之间,宿怨由来已久,早已是世敌。

唐国之人歧视憎恨大秦百姓,同样,大秦百姓也极为痛恨唐国之人。

要知道,双方上千年来,几乎年年交战,大秦之中,不少将士都曾丧命在唐国的铁骑之下。

“闭嘴!唐国的人,怎么了?这小娃娃招你们惹你们了?就因为她是唐国的,你们就要活活打死她?”

苏寒环视一周,沉声怒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